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一块隐形伤疤在时间弯曲的小径上 | 林莉

来源: 诗刊社 时间:2015-06-01 12:36 作者: 诗刊社
 
昨夜
一群乌鸦在柿子树上停止了聒噪
隔壁失足落水的算命瞎子
被装进棺木
钉上钉子
我们躲在门后,又好奇又恐惧
气氛渐渐凝重
纸灰在火中升起黑色烟柱
他的女人跪身而起
弓着腰越过屋角的蛛网
一个惨白的影子
 
门闩拨开,在突然打开的光线中
我们看见,门缝上
一颗星孤独地睡在苍穹里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就在一无所知地
向它靠近
 
这正是我们所惧服的
在我们最初的生命经验里
死亡的暴力隐隐折射一束寒光
不带一点声响
 
 
屋顶上的月亮
 
我们坐在屋顶上,吹风
看月亮
晃动悬空的双腿
咯咯笑,裹着油菜花的粉蜜
低处,河水银光闪闪
我们像刚上岸的美人鱼
银光闪闪
 
无数次我辨识过
我们之间到底谁更不幸
你依然年年十四岁,裹着
油菜花的粉蜜,咯咯笑
 
今夜,河水绕过石阶
银光闪闪
我一个人坐在屋顶,吹风
看月亮
我尚孤悬在沉默的屋顶
 
 
马鞍山一夜
 
星辰从马鞍山的脊背掠过去时
我竟无法分辨,哪一颗是久违的故地
哪一颗,是我此刻正夜行的皖地小镇
它们在我风尘零乱的孤旅中,闪射光芒
瞧,在俯仰之间,游向夜的根部
 
风吹衣单,我只待在明月须臾盈亏的缝隙
那个身着白袍的人,与我煮酒论剑,或是
冷冷不发一言,任时钟在纸卷沙沙游走
轩辕车、五花马,我们一挥衣袖
就消隐在各自的山水中
 
我感激颠沛中不绝的苦痛,感激今夜
马鞍山上苍生长出的芒,像一个个永不褪色的
汉字在千年古戏台上独白,我感激
那巡南走北中被伤害过的心灵
 
——都不曾熄灭
秋风浩荡,树上的灰喜鹊安眠
在皖地马鞍山,我又一次远送灵魂
所有流传的神,用手指了指苍穹
我自信世事法则皆有生息,好比心中的秋花烂漫
又为你轮回
 
 
日暮长溪
 
空阔得有些寂寞,野山楂兀自腐烂
溪水、锯木厂、石桥、白墙黑瓦的人家
晚霞中,一只白鹭
倒退着飞离野果味覆盖的河岸
 
那个傍晚,在长溪
没有码头、摆渡的艄公,也没有船
渡桥的人,还来不及老去
来不及头枕梦里长溪的波涛
 
一场微雨之前的道别,心在草尖
灵魂浮在半空、身体尚还没落地
再过一分钟,我就忘了自己,完整
地随夜色变黑
 
让我静静地坐在乱石堆上,看日暮长溪
为有缺口的生活深感谢意,为老死不相往来
的明天致敬
 
 
冬日
 
没有星群,骨头和骨头擦出了磷火
十二月,最后一夜,愿我想保留的部分:
一点微弱之火,还在旷野不疾不徐迎风颤抖
 
十二月,一种事物消灭另一种
道路和道路背道而驰,我想象
野茶树的枯枝上,白色火焰缓缓点燃自己
 
沉默的取火的钻木,沉默的取火的骨头
在浓密的夜晚闪耀,我忘了
那只黑鸟怎样降临?那只黑鸟从未降临?
 
古老的问题已经诞生,我忘了
话语的深渊,一块隐形伤疤
在时间弯曲的小径上,总是一边撤除
一边出现
 
 
湖边
 
我们将在这里重新遇见自己,几场霜后
湖水愈发凛冽、澄澈,迎面向天空岔开
那些波纹随意伸展,似乎我们朝哪一个方向抽身而去
都是对的,坠入歧途的危险带来尖利的快感
途中,我们听见浆果炸裂的声音
酱紫色的雷霆和波浪就要从我们的舌尖上吐出
如若此时,我们还不能从彼此的眼中看见
新意和敌意,我们将听不见湖水
在风中说些什么
它说了什么?陌生的湿漉漉的语言
还未开始裁判我们,就已咕咚一声没入湖底
现在,我们呆立在湖边,和自己孤单地重逢
可以把自己从荒草丛裸露出来了
 
 
那里
 
……还是痛,洪水挟持泥沙涌进
你骄傲的产床,宫殿那里,金色的黄昏
来到,你闭上眼,像一个
毫发未伤的小小蜗牛,蜷缩
 
平静的天气,越来越苍凉,生命的红果子有了
腐烂的迹象
 
已经不能再后退了,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
那么多泥沙嵌进你坚硬的航道,那里——
蒙尘的珠贝已经远行,一只巨蟹举起闪亮的钳子
那里,你耐心等待被损伤和破坏
 
那里
枭雄般的蜗牛
并不能减弱持续的袭击、剥夺,时间的避雷针
逼退不了莫名的被炙烤的焦味
 
 
涛声
 
无论从哪一个蛀孔里拉响,都像负伤的水鸟
啄着它巨大的骨架和胃壁,这天才为何
嘴含时间的利器,却不能悲愤和控诉
 
当它沉入平静中的默哀,礁石在战栗
铸铜沸腾,它还存有一个黑洞,它
是暴动事件的暴动部分,缄默中的第一句哑语
 
它如何躲过岩石的撞击,瘫软在一张损毁的旧唱片上
沙哑的声线该怎样讲述命运?在最黑的那一夜
缓慢地游走在一束无线电波里,嗤嗤冒着死亡之烟
 
没有梦境,古老的音响陷入爆破后的寂静
风堵住喉管,所有出口都是南辕北辙的荒野
迷雾之上,鸟翅刮来一阵阵模糊的诅咒
 
 
碧溪
 
隐去视线,重要的东西在眼前是隐形的
隐去耳朵,路旁那么多小野菊,什么
也未曾对我说起过
隐去嘴唇,上次犯的过错已死无对证
隐去身体,看大地平坦的腹中如何替代我们
凸起了两块坚硬的肝胆
 
但我们必将明白,一根电线始终高于我们
在头顶晃荡,几只山雀的叫唤加剧着我们的空荡
风一吹,满山草木终究要露出涣散之形
 
一些阴影中,是一轮月牙儿在给我们教育和美色
在逐渐暗下来的陌旅里,在碧溪这面镜子中
照见自己,回头叫自己亲爱的——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