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我们茫然无措的爱 | 李元胜

来源:诗刊社 时间:2015-06-05 16:49 作者:李元胜
青龙湖,雨中
 
挽着一场小雨散步
同时也挽着水珠、记忆中纷乱的线条
只用了半天,我就高一脚低一脚地
完成了编织
 
天空上悬挂着曾经的青龙湖
透明的躯壳里,湖水摇晃着
一张张逝去的脸、翅膀以及
我们茫然无措的爱
在幽暗的小院中,我仰着脸——
一切依旧美好而残忍
 
我离开,小路便松开
它紧握的所有树枝
青龙湖缓缓下降
回到现在锈迹斑斑的位置
它拒绝了所有的修改
以一颗深谙世故的浑浊之心
 
 
过溉澜溪
 
像抽泣一样,缩着肩头写诗的人走了
像生病一样写诗的,也走了
带走了他们的老虎
 
他们留下的诗,像发亮的锯条
加入到众多的来回中
继续锯着这个世界
 
这条老街,飞扬着木屑
我们一起坐过的茶馆,失去了阳台
那个沉默的老板
锯得只剩了一半,仍然沉默着
 
谁还这世上真正疼痛着啊
 
他们已经无所谓了
骑着各自的老虎
要去一首诗的最高处吃酒
 
我还需要继续,慢慢享受人间的这一杯
享受和生活的摩擦
用我的渐渐发热的锯齿
 
 
川河盖
 
这些开着的花
是性的伤口
有的疲倦,有的惊喜
 
小路的存在
只是为了笨拙地把它们缀接起来
 
当我站在川河盖的边缘
啊啊,所有收集野花的小路
都在汇聚
都在穿过我
 
在这辽阔高空
只有我
只有我是唯一的针眼
___________
注:重庆秀山一处高海拔草场,当地把高海拔地区称为盖。
 
 
昼夜之间
 
白昼是上升的树
穿过我的手指和键盘,上升
 
它模仿了带着漩涡的河流
书页翻动,来自图书馆深处的冲刷
被突然照亮
 
上升,穿过我头顶上的房屋
很多邻居的家,天空上面的天空
地壳,连同上面阴郁的城市
 
它觉得我就是它的河床
 
上升,并摊开众多的树枝
这是我从你那里带走的闪电
它欢喜地喊道
 
全然不顾我纠缠在生活中
手忙脚乱的样子
 
 
栅栏的另一边
 
我喜欢在湖边写诗
每一个词,都有潮湿的出处
 
仿佛站成一排的水鸟
它们看得见,从唐朝荡过来的秋千
 
我爱它们的古老出处
相信我的出处,同样古老
 
我爱这些古老楼梯,旋转
构成包围着我的庸常时光
 
这一生,是读旧了的剧本
这一年,只有衰老略有新意
 
它们来了,我伸出了手
中间隔着我的身体,这古老的栅栏
 
 
窗景
 
我沉浸过的喜悦,保持着
最初的山坡的形状,但它缩小着
从整个山坡,到一小片松林
最后到一根低垂的松枝
 
我忘记过的忧伤,却边缘模糊
不断扩大,仿佛无处不在
像黄昏升起的雾气
无法整理成任何具体的形状
 
从暮春到暮春,无数的针
缝补着它们,不分昼夜
 
我的心,黑暗的抽屉
每次突然拉出,都足够让我紧张——
仿佛一切会瞬间消失
像河面流过的倒影,像虚构
 
沉甸甸的彩色玻璃球
在拉出的瞬间,变成气泡
而肉体,经得起生活
经得起喜悦,也经得起忧伤和缝补
它很有把握地肯定着一切
 
也许,心只是到达得慢些
要走的路太长,经历太多的坎坷
我早已回到房间
心还在去年的石阶小道犹豫
 
黄昏旁观着,它遮住了田野
像遮住我不愿展开的旧信
用这样方式,我继续维持着
抽屉里那些脆弱的平衡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