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凡黑暗之处,必有轻盈的倒立 | 秦三澍

来源:诗刊社 时间:2015-07-12 23:23 作者:秦三澍
秦三澍,1991年生,江苏徐州人。复旦大学比较文学硕士在读。诗作刊于《诗刊》《诗林》《延河》等。辑有诗集《人造的亲切》。
 
 
雨后致友人
 
隔着长夜,我听到你内心潮热
如溺水的鱼,正经历又一次失语。
 
雨停之后,我仍为你寻来雨水。即使
横卧在你我面前的,只是一方见底的泳池。
 
你沉湎于友情:三年?或者更远。
你想象那并不存在的边界,一年深似一年
 
——而渐凉的肌肤,已缩成一根磁针
悬在我单薄的心脏上——
 
好时光已逝,你说开始时我们便已陈旧。
当无辜者在你眼中显形,你张开的
 
也仅是半只塞着棉絮的耳朵。你谈论我
黑暗的心,像是在用溺水的喉咙
 
发出一枚更沉闷的尾音。
你罔顾历史的样子,如同一个婴儿。
 
那片模糊的形状,在我将要背过身去
的时刻,伸出一簇微弱的光。
 
而你无力剪断它,无力将温热的气息捞起
从池水中,束紧自己精致的内部。
 
雨擦干你的周身,争执中历史将沉降于
反面。凡黑暗之处,必有轻盈的倒立。
 
 
背叛:它不会再大
 
雨不大,它就不会再大。
 
瀑布不再融化。因雨而软弱的
物种,把生疏的脸
埋在花伞里,暗笑。我未分清伞和雨。
 
可路依旧长。通往草地,须经过
食堂,食堂工人,筑路工人和筑路的砂土。
 
你总是迟到。在我迟到了二十年
之后,你干干净净地迟到。雨开始停息。
 
说说你心里的事。说吧。
我在等一些不相干的人闯进来,在
我们之间,让原本潮热的空气
变得更胖。
 
还有一些无关的树。
 
以及一个丢垃圾的男人,闪着光。
那些年轻人,并不懂得
一种发自友情的诽谤。“啊他如此爱你”,
窗子斜下去,你的话掉在地上。
 
“翻过身,世上再无绝情的人。”
 
而我未受审判的供词,只剩下:“离开
一些人,我便成了另一些人。”
 
 
晚餐
 
到窄门来。我述说罪行的地方。
 
三个月,回忆在浸油的
餐桌上焚化。你们把虚构的火苗摆在
胸前,并以此来爱我。
 
烤炙我。我感到坚硬,烫;半熟的菜汤
把舌头活生生塞回去,这待罪的
 
器官,以及宽宥,正不止息地
在体内萎缩,缩成雨林之核。当未成形的雷
让泪水也触了电,我不祈求——
 
菜叶,也浩荡地掩埋我们。
 
止住吧,我单面的肉身
无以在悲壮与爱的撕扯中,完成这网状的
晚餐。我的面容将坠入池水
被瘦鱼分食。
 
到荷花池就停下。雨水
眼看就要升起,召回病逝的荷花。
 
 
蘑菇
 
“烟草—松针—麝香”
落俗的搭配,蘑菇脱口而出
她蜷缩成一个核或者球,绕着灯座打滚
背上扎了缜密的光。
那是逼人要吮吸的寒气啊
他照做了,他看到真空中的火
蹦跳,闪着曾在乱木丛里逃窜的眼睛
一双爬满苍苔,已经空洞得
只剩下风露的瞳仁
存在于每个人的曲折管道里,隐忍着
不曾泄露。这是命运:羁绊
达成攀援的海面,皮毛附在依次的泅水者身上
伪装无处可躲,当月光切开一道道裂隙
建筑物伸出未腐蚀的手指
拈走信筒,向大众朗读
新近熔在地表的律令:
把我们都计算在内,算作同谋者
彼此翻供的明证。
蘑菇,此时散布在人心里的金属
张口预言着我们的历史,向黑色缴械的时辰
时辰还在路上,红月亮忙着梳妆
浓郁橘子汁监听着窗子的吱吱声
快要跳起来拧住汗湿的手,含在嘴里。
黑色灌满了世间的空洞,蘑菇
披散头发,交换远在尽头的金丝绒
旋舞的白点缀上长袍
走廊末尾,是后世的白蟒。
 
 
冷记忆·十月四日断片
 
我变得面目可憎,在鱼鳞拼成的
镜子前。我用舌尖,在镜面上烹调记忆。
 
1
 
你敲落吧。
 
你排出一辆接着一辆,绿色的
公交车,你偷窥我。你以不转头的方式
转动心思。
 
你敲落我心中忽大忽小的铆钉。
那不值一提的伤心事,正整齐地
悬在墙面上:生根,发绿,落灰。
 
你从不亦步亦趋,即使我把
影子套上你的脚踝——即使你把脚踝
套上我的影子。
 
你吟诵绿色。你吟诵那拒绝吞我的
庞大机械。你在安全的动乱之中,吟诵:
 
“你必以亲吻我的姿势,走入堕落。”
 
2
 
你下车,拐进熟悉的巷子,晾出内衣
——旗帜。你把咒语缝在衣裤里。
 
你拨开浓密的人群,像一根针缝合他们
多余的口唇。你缝咒语。你背对我,在梦的夹层中
——缺氧。
 
3
 
今夜,你的面容脱落,你揭开你的质地
如卸下沿街的路标——那些本该隐匿的,被你
掘出,一一摆上我沉默的
 
白墙。你动手拆除我的自尊,衣领
以及手心里那几滴光亮。你要让路人都看到
并确信:眷恋,在遥远的北方
 
正轰隆隆地变薄。
 
4
 
“我等候你,厌倦。我把你的厌倦
切成十份,我独吞那第十一份。”
 
5
 
你未厌倦。你伏在指缝间,翻嘴唇。
 
你吐出血和钢珠。你拨弄我喉中的鸟歌
自行起落。
 
你涂抹,我干枯的身体。被浸湿的边界
四散入灌木;你悬起鸟喙,待哺。
 
我假装干枯。催熟你分岔的初春。
 
6
 
——多少初春,正拼命浮回上游的废品站。
我怕你未及喘息,已落入新的自燃。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