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此时孤独是那么可贵 | 春树

来源: 诗刊社 时间:2015-11-02 13:09 作者:春树
春树,女,1983 年生于北京,2000 年从高中辍学,开始自由写作。出版小说《北京娃娃》,主编《80后诗选》。
 
 
上午,经过长安街
 
弟弟说:爸,长安街到了
好好看看吧
这就是你走了二十多年的长安街
我坐在弟弟和爸爸中间
差点哭出来
我这才知道
为什么我喜欢长安街
车缓缓经过军事博物馆
经过中南海的红墙
经过新华门
爸爸已经小成了一盒骨灰
坐在我们中间
不占太多空间
车过天安门
我看到
他站在广场上
看我们经过
 
怎么也写不好你
你这个农民的儿子
我也生在农村
我也是个农民的儿子
我给你放了一晚上的军歌
嚎啕大哭——
那都是我喜欢的
 
 
召唤
 
朋友们都坐在那张台子上吃饭
一连几天
我每天晚上都会回头
看桌子后面的那条路
一片空地
一道铁丝网
将这家宾馆与外面的世界相隔开
一道小小的铁门后面
是一条白天时
我们常走的路
此时,夜色温柔
一轮圆月挂在半空
云彩就像大海的波浪
在几天的等待之后
月亮终于圆了
朋友们都在笑着闹着
此时孤独是那么
不尽如人意
为什么不能加入
为什么无法融入?
我又抽了一根烟
回头看了看那片空地
没有人发现我离去
我走下台阶
向那片空地走去
路过两棵小树
一道铁丝网
我打开铁门
走向那条空无一人的道路
路灯温柔
只有我、圆月和整片天空
我越走越远
直到再也听不见朋友们的笑闹声
此时孤独是那么可贵
 
 
大家都孤独得发狂,我对她说
 
我躺在床上,握着手机
给不同的朋友发着短信
在给其中几个发短信的时候
我犹豫了
面对同样的名字下三个不同的手机号
我随机选择了一个
然后,享受那一刻的沉默
 
这种感受
慌乱而奇怪
如此熟悉
像曾经每天都经历的
17 岁时的孤独
那是想对人倾诉
想哭喊,想彻底摆脱
然而找不着人
此时这种感觉
突如而至
像风一样
让我看清
其实我和17 岁时
根本没什么区别
 
朋友们的短信如期而至
还有几个手机号,没有回音
让我在这种感觉里再留一会儿
让我再品味一下那种空虚和悲喜交加吧
我打算明天去趟天津
在江西打工的诗人
说等着我去看他
我等着大连旅顺的朋友来北京找我
然后我再去德阳找另一个人
 
 
思维的深度和思想的高度
 
受了伤害却不反击不报复
掉头就走,接着前行
这是我原来想都没想过的事
这是种境界
是我以前从未想要达到的高度
我根本没想过
还能对伤害不表态
 
最近似乎意识到了
而且是先做到
才意识到的
 
只是我的梦
出卖了我
我梦见
手刃了那个医生
 
其实不仅仅是为自己报仇
高度和境界之类
以后再说
 
 
该怎么称呼他的名字
 
他去了一个没有电话的地方
和两个天使
住在山下
那座房子里没有水也没有电
他们不需要这些
也许他还将带他们去海边
那是我更想去的地方
他喜欢孩子
这两个天使会让他快乐
他会照顾他们,非常体贴
就像照顾曾经的我
唯一的条件是:在长大之前
 
 
夜幕下的我们
 
我躺在木质长椅上
舒服地伸展着四肢
边抽烟
边打电话
四周空无一人
透过夜晚的松树枝梢
是一轮已经不太圆的月亮
比起白天的首尔
这里是座天堂
电话那侧
她的声音
清脆、响亮
像昨天刚听过
我说:我还是感觉孤独
好像没有什么人能够理解
她说:我觉得根本没有
诗只是写给自己看的
一阵风吹过
为了躲避风吹下来的松针
我看到前面的红色十字架
那应该是座教堂
它必须存在
 
 
排队去死
 
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吞咽下那些话
未曾亲眼见过死亡
我拒绝承认死亡
那些流下的泪水充满了悔恨与恐惧
我能做的就是陪哭
犹如隔海遥望
我见到彼岸的他高大、裸体
抱着金发的儿子
走入湖水
不敢想象任何死亡
即使我们都要死的
即使我们成群结队地走在去死的路上
我们占据了生的空间
对不起,我活下来了
活下来的总是那些已经变成坏蛋的人们
心如钢铁
走在去死的路上
可我更想
排队活下去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