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微信推动中国诗歌

来源: 诗刊社 时间:2015-11-03 20:04 作者: 诗刊社
新媒体尤其是微信时代,诗歌借助传播上的便利回归公众视野,“诗歌的春天”似乎来了。但传播只是诗歌活动的一面,新媒体状态下低门槛的阅读、参与能否真正推动诗歌这一文学门类的发展,值得追问。
 
10月30日,中国作协《诗刊》社和陵水县宣传部共同主办的“新媒体状态下诗歌传播的利弊”研讨会在陵水黎族自治县举行。商震、李少君、李元胜、阿信、王自亮、胡桑、西娃、蒋浩、叶丽隽、聂权、郑文秀、梅国云、符力、艾子等省内外著名诗人、作家及评论家等数十人参与研讨会。(文中插图均为陵水风光)
 
与会者认为,就总体而言,新媒体进化到微信时代,对诗歌具有正面价值。由于体量较小,诗歌相比其他文学体裁更适合手机阅读,因此在“微时代”,诗歌捕获了大规模的受众,形成读诗的热潮。
 
微信时代  诗歌回归 
 
“去年《诗刊》公众号推介了余秀华的诗,一周内阅读量就达到几十万,这是过去难以想象的。”《诗刊》副主编李少君说。梅国云说,诗歌如果不能传播出去,就意味着诗歌面临死亡。“微时代”的阅读分享氛围,能够激励诗人创作和成长。李元胜认为,诗歌凭新媒介受欢迎,也使得诗歌刊物迎来生机。
 
李少君说,相比前些年的BBS论坛、博客,只有到了微信时代,诗歌才获得了正面肯定,“在BBS、博客时代,诗歌经常被恶搞,尤其遇到女诗人的写作”,微信的实名制,使恶搞减少了,诗歌获得更多尊重。“一首再差的诗,也比心灵鸡汤好。”蒋浩说,诗歌阅读的便利,满足了民众的精神需求,对提升人文素质具有绝对的推进作用。
 
与会者认为,“微时代”对诗歌的正面价值还存在于更多层面。蒋浩、叶丽隽说,在一定意义上,微信提供了为诗人查找好的诗歌及书籍资源的功能。王自亮认为,“微时代”的开放性,能够容纳个性张扬,推进了民主思维,使更多人得到表达机会。胡桑认为,新媒体实质上带来了新的生活形式,能够沟通差异,使表达“不一样”成为可能;接受新媒体的挑战,语言、生活和写作可能提升到新的层面。梅国云也表示,新媒体时代带来了诗歌与音乐、图片、书画等旁近艺术门类沟通的新的可能性。
 
内心沉淀  需要坚守 
 
在带来众多可能性的同时,新媒体伴生的弊端也引起与会者的警惕。与会者认为,这首先在于,把玩微信,使人的注意力分散,读书变少了。聂权说,微信上的内容繁多,容易带来阅读疲惫;这可能使人无法沉潜下来进行深度阅读。
 
王自亮认为,新媒体带来的参与体验,如何内在地影响诗人写作的深度、风格、篇幅、节奏,值得关注。“参与其中的诗人肯定会受影响的。”他说,自己有一次把诗作即时发表到博客的愿望特别强烈,但由于没有详审,诗作未能得到完善。“后来我意识到,没有在抽屉里放过的诗歌是不能发的。”
 
阿信说,诗歌门槛降低,有好有坏,“但诗人应该自持。诗歌写作是一个内心过程,仍然是一项孤独者的事业。”潘维说,新媒体状态下,诗人如何处理个性与共性的关系,需要关注。李元胜说,过于沉浸新媒体,诗人写作风格容易受影响而趋同,保持独立写作很难。“我还是坚持,诗歌更多地是文化资源性的写作,商业价值很难兑现。不要以商业价值多寡来判断某种文学形式。”
 
《诗刊》常务副主编商震关注了诗人的社会和道德责任。他说,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参与,但诗作泥沙俱下。“我说的道德不是诗歌写作道德,而一个自然人的社会责任。我们不应该用自媒体去撒娇、谩骂、作恶,应该考虑诗作释放的社会效果,守住做人底线。”
 
权威引领  必不可少 
 
面对滚滚诗歌洪流,有与会者认为,新媒体状态下的诗歌传播需要专业权威引领和精英推介。符力坚持认为,“诗歌毕竟还是文学,不是世俗狂欢”。王自亮说,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新媒体时代不能向后看,但对于诗歌传播,诗歌界需要反思,找出规律性,扬长避短。
 
研讨会当天,《诗刊》社还在陵水举办了首届“中国好诗歌”颁奖典礼。关于这一奖项,李少君说,微时代,“‘著名诗人’满世界飞”,但让人记得住的著名诗作没有几篇;奖项的设立,首先是奖给诗作,而非诗人。新媒体状态下,《诗刊》也在用自身的力量去推荐好的作品。
 
以大众文艺活动比拟,李少君说,《中国好声音》的模式是“大众+导师+新媒体”,比之前的“快男”“快女”多了专业权威元素,更具价值,值得借鉴。与之相似,“中国好诗歌”获奖作品也是从每月4位著名诗人的推介中产生的。如今,《诗刊》公众号已经有了大规模受众,将进一步承担起“作品推荐+大众传播+精英推介”的责任。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