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河格外像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 | 柳沄

来源: 诗刊社 时间:2015-11-04 20:16 作者: 柳沄
天气出奇地好
 
天气出奇地好
好得阳光全都流出来了
在浸透我的同时
又不惊动我
只是我长时间地忽略了
这个细节
 
我长时间地坐在
街边公园的木椅上
远远地离开
那个坐在编辑部里
埋头看稿的自己
 
这是初冬
一个风和日暖的下午
是那股笔直地,从
不远处的热电厂升起来的青烟
闲着的时候
 
闲不下来的,是人
那青烟似的一生
——沿着一架长长的
肉眼看不见的梯子
吃力地爬到
梯子够不到的地方
然后就散了
 
我得再坐一会
平静地想一些
跟青烟和梯子
无关的事情
 
 
两只绵羊
 
黑山路西侧
某家新开张的火锅店门前
拴着两只洁白的绵羊
 
那是两只据说来自草原
又明显被店主精心梳洗过的绵羊
因我比喻得不够精彩
而特别像一片蓬松的云朵
和另一片,同样
蓬松的云朵
 
没过多久,它们
就脏了。在大都市
难有什么一直都是干净的
 
不知道离开了草原的羊
还算不算真正的羊
但此刻,照在两只绵羊身上的阳光
肯定也照在草原上
 
其实,无论我怎么写
羊都只能是畜牲
它们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
专心致志地吃着鲜嫩的草
仅仅是为了让人和狼
能够吃上,远比
鲜嫩的草更好吃的肉
 
再次路过这里时
两只绵羊不见了
在它们消失的地方
有两摊未干的血迹
那血迹又腥又红,看上去
跟人的跟狼的完全一样
 
 
越走越低的河
 
我想说说那条河
那条越走越低的河
当它走到更低的地方
落日已落进大海里
 
我愿意将这一切
看作是高度对深度的投奔或归顺
但上游并不会因此消失
它一直在那儿,一直
云里雾里地端着架子
 
此时已是深夜
沿途那些恍惚的城镇
更加恍惚。我吃不准
是河的经过不真实
还是城镇的存在不真实
或者经过与存在
都有些不真实
 
所谓岁月,其实
就是河不断向前面走去
而不断留在后面的东西
其中包括许多人物许多牲畜
也包括从牲畜的皮毛上
抖落下来的月光和雨水
如果今晚不能将其带走
明晚就是另一条河的
 
遇到走不通的地方
就想方设法地绕过去
因此,伟大的河都是弯曲的
其弯曲的程度等同于智慧的程度
它先于我知道:太直了
不但自己很不方便
大地也会很不舒服
 
偶尔也会停下来
像一个昼夜兼程的人
不得不于某时某刻某处停下来
然而,在河那里
歇息从来不叫歇息
而是称之为断流
 
这种时候,河
格外像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
那不是一年的雨和雪
就可以抚平
可以掩盖掉的
 
 
雨终于停了
 
下了大半夜的雨
终于停了。天空
渐渐露出天空的样子
 
一同露出来的还有月亮
抬头望着它时
发现它也在望着我
 
雨后的月亮特别像月亮
它和一盏灯笼一扇灯火通明的窗口
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它抱着一块又黑又大的石头
轻盈地悬浮在半空中,并在
悬浮的过程中把石头弄亮
 
我还在望着它
像它望着我那样
出神地望着
 
此时,它在天上的位置
有点像魂魄
在我肉体上的位置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