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刀锋上的光芒,有刺目的宁静 | 张雁超

来源: 诗刊社 时间:2015-11-09 12:15 作者:张雁超
秋见
 
叶落尽,群山孤独
小星撒满山坡
犹如
刀锋上的光芒
有刺目的宁静
 
 
黄昏一题
 
人们随身携带日后的废墟走出来
路灯秩序良好地照着隔年的虫鸣
树被移动了,山坡已削平
 
我相信人类无法抑制自己
不断摩擦世界,需要
世界只对自己光滑和顺从
 
闲暇时,放下屠刀,走进自己的屠场
置身事外地耻笑异己
人们总这样迈出门,带些偏见
这样跨进门,带回另一些偏见
 
黄昏继续掩埋群山,一条狗
对乡下老者,因衣着简朴追咬
三条街,我听狗叫如鬼神念咒
 
 
林边悟
 
以我接受的生活,我反对它们长得太高
我看到那老头在椅子上打盹时
把身子尽量拉直拉长
又觉得幸亏我没有去劝它们,你知道
如果我去劝,那我必定手持钢刀
从顶部一点点让它们同意我。是呀
不再忍心轻易修改任何事物的流向
自从有了女儿,我看万物都如亲生
 
 
路灯下有人
 
用黑拇指蘸口水
一张一张展平,再清点
这把稀薄零钞的面值
这把散碎的硬道理
 
细雨欲浓
他不能再坐,要走了
他起身把手中纸币塞进左胸
打个寒颤,似乎
塞进身体的
是把冷风
 
 
到我为止
 
如山峰以静止稳住时间
我没有告诉家人有人杀死了
怀孕的女警
疼痛到我为止
 
 
此案已破
 
一闭眼,天就绿
一睁眼,天就黑
门口是内昆铁路
他讨厌火车,火车会出轨
早归并非好彩头
窗户内道德的内衣零乱
有片布满粗喘的肮脏丛林
 
他用鞋带在她被热烈亲吻过的
脖颈上打记号,再把自己挂在空中
脸上保留审判者的严肃微笑
 
2014年的夏季清晨
他九岁的儿子
看到内昆线不断延伸
消失于河流和山峰之间的大雾时
已成了孤儿
 
 
孤鹤
 
若说其翅上边疆辽阔
这情怀太宽大
我取其白
有脱群之隐乐
可温酒
可暖生涯
可对付一江春水向东流
 
 
 
大石头可做战壕,我们对抗
手上手枪换到机枪,直到换到迫击炮
敌人实在打不完,我们丢下所有的武器
一块木头。约战改天。突来的洪水毁了约
我们非常时期的合作伙伴——那些鸭子
也冲走了
 
 
地震后的龙头山
 
有些地方还不能去,一踩就塌
有些地方还走得轻,怕踩痛下面的人
 
太阳被堵在云里,雪到了山顶
没忍心下来,只是风冷,榕树更薄
 
走出门来的少女,依旧厌恶泥浆
和披着绿色军大衣的老头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