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儿童诗歌 > > 正文

我们需要更多的诗人吗?

来源:诗人文摘 时间:2014-02-22 21:48 作者:王小妮
  
        朱夏妮,女,2000年5月出生在新疆,曾就读于乌鲁木齐市第十三中学幼儿园、乌鲁木齐市第十五小学,现在广州读初三。2010年10岁时,开始写作并发表诗歌,并连续两年获得南方日报主办的全国小学生诗歌节奖,并担任第三届小学生诗歌节评委。诗作入选《2009—2010中国新诗年鉴》、《2011中国诗歌年选读本》、《2012中国最佳诗歌》等选本。作品发表于《诗刊》、台湾《创世纪》、《西部》、《诗选刊》、《中国诗歌》、香港《明报》等。2013年6月,诗歌被译成英文入选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中文诗歌单元,并受邀主持鹿特丹—北京互动诗歌的腾讯微访谈。2013年8月,应邀参加武汉第三届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在上海黄浦江渡轮上举办朱夏妮诗歌朗诵专题《忘记带校卡的人》。《诗歌EMS周刊》2013年12月推出“朱夏妮新作快递”《忘记带校卡的人》。2014年1月,朱夏妮首部诗集《初二七班》由东方出版社出版。
  王小妮
  这个问题是没答案的。谁能预见后来人,谁能规定别人的生命该在漫长的未来里寻求什么?
  第一次看见朱夏妮,她还是个小学生,在旅行车的门口跳上跳下,做鬼脸,发怪声,孩子嘛,都是如此。很快看到了她写的短诗,多是写在出生地新疆的童话般的感受,清新活泼有趣。正是应了人们的常话:所有的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孩子们干净着呢,他们鲜嫩的心还没来得及被毁坏被约束被格式化,这时候的他们常会出口成诗。
  在诗里,依旧是个顽皮的孩子,她会说鸟叫像“硬币掉在木地板上”,她会把羊看成人,“羊群在睡觉/这时我很悲伤/没人陪我说话”,她会形容湖水“在摇/哄着倒影睡觉”,她会怪风,总想来试她的漂亮衣裳。
  孩子天然的纯净,总是恰到好处地契合着诗性。在人群中,常常是他们离诗最近,而不是终日顶着所谓高帽子的诗人们。
  可是,正像朱夏妮在诗歌里写的:
  不如去年夏天快乐了啊因为我长大了几年过去,没想到已经在长大的她还有写诗。刚刚看到她的新作题目《在学校里》,我的脑子里立刻掠过这想法:学校,那可不是什么快乐的地儿。果然,在这些短诗里,老师多猥琐,他们习惯在门缝里观察,还突着牙,他们会奇怪地要求把贬义词一律换成褒义词,哪怕离开了学校,一看见提着带学校标识的紫色袋子的老师,学生就“要提高警惕”。中国教育所特有的,早被习以为常的紧张的教学关系,正被这风声鹤唳中的一个孩子敏感地体会着。哦,还有过早地被感觉到的“校园政治”:两个因为考了第一而忽然亲密起来并共同轻蔑别人的初中生。
  曾经的快乐小孩朱夏妮问:天上有老师吗有老师我就不去了天是不会回答的,但是我们身边无论多天真的孩子都没法儿逃掉来自学校的压力,而朱夏妮不同于一般孩子的是,她的同伴们受到沉重课业和众多规矩的压抑,身上天然的诗性飞一样减少,很快就一无所有了。或者他们中的少数要等到千辛万苦考进大学,才重新把“诗学”当成一门学问,听不解诗意的导师们宣讲阐释那原属于他们的本能的感受,或者还要背讲义,还要考试,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违逆和荒唐。
  绝大多数孩子对于逃脱不掉的外来压力只选择忍受和抱怨,而所有这些痛苦和压抑,却逐一被朱夏妮转换成了诗。在她12岁的时候。
  看着她轻盈跳跃又不失趣味地写老师写同学,不再是看一个孩子,而是读着一个诗人的作品。孩子常常随意看待自然和外界,随口说出她的直觉。而诗人写出来的是被微妙内心感受到的对周遭一切的敏感,诗人能够在人人皆认为全无诗意的地方,时刻看到有诗,在别人完全发觉不到诗意的地方,把它精准地写出来。哪怕她只有12岁。
  可是,为什么总要有人成为诗人呢,一代又一代,敏感给予这个群体的,总是多过别人的承受,这已经变成了逃不掉的循环。希望不得不长大的夏妮自己做决定,她可以选择更轻松的未来,不一定非要写诗,虽然一个诗人的潜质已经出现,虽然诗人是稀有和珍贵的。朱夏妮诗选我翻开本子
  看见两个字从天而降把我压住本子上两个“重做”让我的其他字没有地方站了我问老师要重做多少遍她说美国国旗有多少颗星你就写多少遍——朱夏妮《重做》我想去天上可是我没有衣服天上会很冷吗圣母只穿一件纱裙子天上有老师吗有老师我就不去了——朱夏妮《我想去天上》名家评论朱夏妮的诗歌
  “朱夏妮的诗,感觉清新,富于意象,特别善于瞬间的感觉。”
  ——诗人北岛
  “在朱夏妮的诗里,我感到一种和我完全不同、却同样深刻艰难的"处境",小小年纪,不小的诗思!我想到少年的顾城,但有全然不同的语境。”
  ——诗人杨炼
  “朱夏妮从最直接的那个原来去写,使用了自己单纯的词句,竟然让我们有了这样的感动和神启。小夏妮的诗是春雨,淅淅沥沥地洗刷着我们生命的尘埃。这是孩子送给我们的一场非同寻常的大阅读。在这个让精神奴化为表演和娱乐的可耻的物欲之期,我们面对了这样的阅读或将惭愧到不知所措。这些童声歌谣,是顽皮的关于太阳和大地的颂词,也是庄严的献给神灵的颂词。”——作家张炜
  “夏妮13岁写的诗不简单,年岁差半个多世纪,有些我看不太懂,她有自己的一套,角度独特。写吧,未来属于她们。”
  “朱夏妮在我们这个嘈杂的时代天生有一双性灵之眼,这双眼多精练啊,它是白描的,性灵本有的音乐之声也尽在这些美丽的小诗之中。”
  ——诗人杨键
  “当我读到诗人朱夏妮的作品时,几乎不敢相信它出自一个2000年出生的诗人之手。朱夏妮找到的通道是以简单对待复杂,以间接对待直接。在人与动物、人的内心与外在世界互为参照的情境中,我们不但感知到了现代人的最典型的内心症候,而且也感觉到了诗人从容平衡这种情绪的过程。”——《作家》杂志主编宗仁发
  “夏妮的诗风纯正、清晰、敏锐、灵动,语言朴素,比喻奇特,常常出人意外,我尤其喜欢部分诗作以及她小小年纪就具备的宗教感,因为诗歌本身就是一种"尘世宗教"。”
  ——诗人沈苇
  可是,为什么总要有人成为诗人呢,一代又一代,敏
  感给予这个群体的,总是多过别人的承受,这已经变成了逃不掉的循环。希望不得不长大的夏妮自己做决定,她可以选择更轻松的未来,不一定非要写诗,虽然一个诗人的潜质已经出现,虽然诗人是稀有和珍贵的。
 
    来源:新疆经济报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2015年度《中国儿童诗诗选》征集稿件与合作商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