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人档案 > 李晓峰专栏 > > 正文

李喜林:李晓峰诗歌的文学意义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8-01-30 14:13 作者:李喜林

李喜林:李晓峰诗歌的文学意义


李晓峰的诗,看似自由无形,细细读之,大多有瞬间移山填海、倒转乾坤的神力,这是他语言文字的速度决定的,他诗里有大的宇宙,也可以说心是放大的,大度包容,连一丝云翳、一粒纤尘也不放过。他诗里的意象往往是痛点,又是痛点中的痛点。当他的诗歌进行时,你看不到他的抵达方向和目的地,还在他的反讽中沉思呢,直到读完一首诗的句子,才发现远远没有结束,诗思在意念中继续进行,文字快如光速,带你进入陌生星河。他诗里的红外线不是直线型的,而是跳跃和螺旋型的,所以他能让文字在急邃飞舞中引爆一个个意象和痛点。他的诗歌内部秩序就这样看似瞭乱又精准有序地并存着。李晓峰的诗看不出讲究字斟句酌,如同坊间美女素面朝天,不油腻不臃肿不骚首,保持着良好的原生态,我想这也正是他的诗飞得高沉得深的自然性。

所谓诗意美学,是建立在诗歌自然性基础之上的审美,也就是说是诗人从故乡地理出发抵达情感地理再抵达精神地理后在诗歌里衍生出的审美思绪,在这里,诗人通过物象至意象的升华实现了诗歌自然性、社会性另一种个性化的呈现。李晓峰的诗不仅贯穿了上述诗歌精神,还在此基础上不断实现诗歌中人性这个“定海神针”的角度位移和转换。在《牛角号》中,他采用牛的吃语,人性化的呓语,透过漫长历史烽烟,对牛自身命运,即被戕杀,再成为牛角号为新一轮更甚的暴力助阵,实质上以比对真正的人性进行无声的反衬,看似牛在吃语,在一种近乎无奈中平静低吟,但已在人的灵魂中引发阵痛。在另一首《境界》里,诗人置身于时间之外,对此时的人间情境进行临摹,寥寥数语,勾勒出一副仙境,但这是怎样的仙境?那些如同露水般风情万种的人和物,羞涩于技巧的成熟,即是失去了自然性和初心。而山之巅,雨淋湿了白云,风景并不觉得沉重,这是否意味着一种麻木呢?而云瑞里,到处是飘飘欲仙,已没谁怀念袅袅饮烟,是否是无土时代人的灵魂的折光?这首只有九句的诗连接天地,在文字的急邃飞舞中瞬间完成了一幅境界深远的水墨画,实际上是一个诗歌世界,一个有些禅意的世界,神与物流,天马行空,但深入进去是否有些反讽呢,有没有当下时间进行时的此岸况味呢?

    诗歌是瞬间的智慧,叶芝如是说,实际上是概括了诗在形成过程当中的速度性,但诗再快的速度还要落实到诗歌的文字速度上。李晓峰诗歌文字速度之快已从《牛角号》《境界》中让我们领略。除此之外,我认为李晓峰诗歌中的梦魇,梦魇中的梦魇也是构成他诗歌世界核心地段的重要因素。譬如《梦游》一诗:昨夜看见/有一台电视机长在了墙里/好看至极是真的/里边的连续剧/随时播放着你/这长在墙里的电视/就住在我的屋子/我渴望一贫如洗/我砸碎所有的东西/我祈福我一心与你/随时一集又一集/就在刚才/还在电视里看见你/绝缘的跑道上你姿势新奇/你还在世间/你未变的模样/荒诞又清晰。电视是司空见惯的东西,它的存在己与人类如影随形,它不仅长在墙上,也在人的灵魂的投影里。诗人李晓峰正是基于此,反过来写出电视对人生活方式乃至灵魂的异化。他借助梦游,在亦真亦幻中写出人生苍凉,道出:就在刚才,我还在电视里看见你,绝缘的跑道上,你姿态神奇,你还在世间,你未变的模样,荒诞又清晰。这不仅是梦,更是惊心的真实。哪个奔跑的人无休止地跑在电视里,跑成梦魇般沧桑的记忆?

诗歌是语言的极致形式,这种语言形式是非常态的,李晓峰诗歌很好的体现了此特征。他的诗一直保持良好的自然生态,瘦身、健美、裸态;也一直保持良好的社会生态,正义、良知、向上;更一直保持良好的灵魂生态,纯粹、通透、空明。他的诗弥漫着浓郁的浪漫情怀和后现代色彩,在无为中产生了新的审美,产生了崭新的文学意义。

 

(作者系陕西作家协会第二届、第三届签约作家,柳青文学奖获得者)

 

 

 

 

 

李晓峰,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业余写作者。曾在《星星》《延河》《诗林》《诗潮》《天津诗人》《延安文学》《延河诗歌特刊》《陕西诗歌》等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200余首,著有诗集《行走的野草》,诗歌曾获陕西省作家协会和《延河》杂志共同举办的”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品奖”。

 

 

李晓峰诗集《行走的野草》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李喜林:李晓峰诗歌的文学意义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