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 书 画 > > 正文

李晓恒:张新生的“疯狂”书法状态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5-03-26 10:12 作者:李晓恒

  张新生的“疯狂”书法状态
  
  文/李晓恒
  
  张新生“疯了”!对于书法的痴迷,迷到非常人能及的地步。
  
  2014年7月,张新生正准备创作一批书法作品搞个展时,突如其来的病让他措手不及。起初,他并不相信自己是心脏病,加上庸医的误诊,就当感冒和胸膜炎来治疗。大热的天气里他坐在最热的地方晒太阳,要么就拔火罐,或让别人按摩捶背,或者在疼痛的地方用胳膊肘顶着,缓解疼痛。就这样还坚持天天写字,在疼痛中思考书法创作。
  
  终于扛不住了,当救护车把他拉到人民医院一检查,心梗,不动手术就有生命危险。医生还说:“幸亏身体素质好,否则早就没命了。”其实应该感谢的是书法,张新生对书法的牵挂,放不下,延续了他的生命。
  
  住院、治疗、做手术、搭支架。张新生熬过来了。
  
  一出院就忘了自己是病人,又进入忘我的书法状态。
  
  从打基础开始,临小楷,写魏碑,看书法理论,思考自己的书法创作方向。他不想守旧,不想固守于传统而死,想给当今陕西书坛注入新的生命血液,完成一次陕西乃至全国的一次书法重大突破。他已不满足原来的书法状态,他认为过去写的再好,再完美都是过去,不能停留在原有的成功里。尚且,传统的书法作品已无法满足当代人的审美,即便自己有所创新,也只是在字的线条和造型上某求变化,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书法革新。
  
  他在探索思考中提出了“抛撒原理”的书法创作理论。他认为,比如,用手抛撒手中的石子,一万次就有一万次乃至一万零一次的不同格局。书法的谋篇布局、章法铺排、浓淡干湿、字间架结构,就应该像抛洒石子一样,随顺自在,凭自己的一时书写感觉和体悟,由心性带路,由意识的灵性统领牵引,书法者只管随着感觉的流动创作。笔笔事先没有设想,字字都是新的生长,随着每一笔的落入引出下一笔的运行,随着每一个字的生成,开始下一个字的生长。长长短短、胖胖瘦瘦,高高低低,浓浓淡淡、方方圆圆、粗粗细细,一切都不可知,一切都在微妙的自在中生长茁壮。
  
  正因为这样,大病初愈的他就迎来在北京宋庄举行的“孤鼎”书法展。
  
  “孤鼎”的发端首先来自于对艺术史的怀疑。以书法作为引子,企图将书法史中不能够让人们看到的东西拿出来评述。“孤鼎”作为一个文献研究活动,将并不为众人所知的一些民间作品和文献资料进行整体交流,展开新的关于书法创作理想的对话:书法史是书史还是人史?
  
  张新生以他的野性、生猛、崚嶒、险峻的书法状态进入策展人的视野。当他的作品送到北京,特立独行的著名书法家、书法研究生导师曾翔惊呼:“这个张新生了不得!是陕西书法界又一颗新星,将会给陕西乃至全国书坛带来一股不可阻挡的新潮流。”
  
  在展览会上(我是这次展览的参与与见证者),曾翔见了张新生,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战友,惺惺相惜。他说:“张新生的书法创创新状态全国少有,陕西唯一。”北京的许多书法爱好者面对张新生孩子一样童真率性的书法作品赞口不绝,流连忘返,完全被张新生“奇奇怪怪”的书法的自然生长力所折服。
  
  张新生的书法是自我内在的生长过程,即便是写同样一幅作品,有时张新生自己都不知道在下一刻书写时自己的作品会长成什么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的“抛撒原理”所说,在抛撒的过程中,你出手时的力道、角度、姿态决定了走向与轨迹,你越率性所展示的轨迹越丰富,会是“天女散花”,越保守力道越小,一定会是墨守成规的一团。但有时书写就需要这样的变化,力量需要不断调整。
  
  还有,抛洒只是外在形式上的变化手段,真正的变化靠的是书学修养,更重要的是要求有内在的音乐节奏,书写的断、连、续及疏、密、隔都是在书写的韵律和节奏中完成的,不是肆无忌惮的糊涂乱抹,每一个字的生成都生长和出现在它该生长出现的地方,是浑然天成。让欣赏者在欣赏的过程中觉得字的间架结构、笔画顺序、浓淡干湿、疏廊稠密及生成模样就是本来具有的。就像古人夸美人一样,“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就是恰到好处。
  
  张新生从北京回来后,对自己参展的书法作品又不满意了,他觉得还欠缺好多书法元素,只是有了点模样。于是他开始忘我的临写古人,从汉魏碑帖和砖瓦拓片中寻找规律及线条变化,不断完善自己的书学理论,期待新的突围。
  
  张新生不仅在书法自身的内在规律上寻求变化,还在书写工具上寻求变化。他自己亲自制造毛笔,用各种动物鬃毛及鸡鸭鹅等鸟类的羽毛制造成毛笔。更大胆的是用蒿草及其藤蔓的纤维来做,以期达到更具张力、更加完美的表现力。
  
  我是北方人,书法创作唯有凶险、崚嶒、陡峭、险峻、粗犷、豪迈才能配得上这片土地的滋养。这就是张新生书法创作上的一个信念。
  
  让张新生最痛苦的是做完手术的他不能再像过去一样豪爽的大碗饮酒,借着酒兴挥毫泼墨。可是为了更好地进入状态,他还是背着家人喝酒创作。他说书法一定是在最放松的状态下完成的,一旦太清醒,带着功利的、有准备的事先酝酿好的轨迹去创作,必然是死亡的。
  
  为了不受干扰,他选择“镐京墓园”作为自己的创作环境。离死亡越近,对生的理解更超然,更会放下一切的功利束缚,坦然从容的创作。整个创作过程就是让自己的生命无拘无束,让自己的书法作品山花烂漫地生长。
  
  自然生命中的一切状态都可以在张新生的同一幅书法作品里孕育繁荣,生发、生长、茂盛、疏落、萧条、枯竭乃至死亡。
  
  看张新生写的“毁灭”一幅作品,“毁灭”两个大字生辣蛮横、狂飙突兀、摧枯拉朽,有一种撕毁与粉碎一切缠绕纠结、规矩束缚的气势。墨点四溅,整个字呈放射状,笔墨从浓到干到涩直至枯竭,一气呵成,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楚痛,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张力,分崩离析。
  
  大字的下端题跋与落款却是杨柳依依、温情脉脉,是一种毁灭后的新生与整饬,与前边的大字相互辉映,相得益彰,是浑然天成的阴阳谐和,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连绵不绝。
  
  张新生说,社会在变革,书法也要变革。变法是艰难的,是要冒险的。要改变自己原有的形成,特别是已经有了相当的社会认可更不容易,有时就是要命。他要发力摆脱自身引力即离心力,他说这种努力对于一个立志创新的人来说简直是一个垂死的挣扎,也许自己的书法革命会让自己从此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但张新生不气馁。古人为了变法可以流血,为了书法革新,张新生决定放弃了眼前好多既得利益。
  
  张新生的传统书法作品是早已被人认可的,是可以卖钱的,他不卖了。他说他不能再做金钱的奴隶,不能为了眼前的既得而放弃了更有意义的追求。就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鸟,刚想飞到蓝天,做自由自在的飞翔,可是,很快又为了那份保险的鸟食飞回笼子。他要放弃过去所有的陈规陋习,开始新生。
  
  真正的书法自由,无意于书。只有无意与散漫状态下的创作才称得上自由的书法创作。书写之时心无旁骛,不考虑其他,守正自己的心,凭着感受去创作,管他是狂野斗牛还是寂静禅意。张新生就这样为所欲为的书法着自己的灵性
  
  在一幅好的作品里要做到合适的书体、笔墨、章法结构、文本、线条来集中表达与内容相匹配的情绪,与观者形成一种情绪、意味、力量、故事、意义、共鸣等诸多交集,这样来完成艺术书法的使命,这就是张新生的书法创作的强大力量来源。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田奕智书画作品欣赏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