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 歌 选 > 散 文 诗 > > 正文

青蓝格格:《珍珠引》

来源:未知 时间:2014-12-07 11:18 作者:青蓝格格
《珍珠引》
 
它似乎不认识我们每一个人,但我们每一个人似乎都认识它。
它有时在海边做梦,有时又把柔弱的手臂交给苍鹰。
它有时把秘密之事讲给哭泣的月亮听,有时一些人类的声音又将它送进玫瑰丛中。
 
它是诞生美人的胎盘吗?它是一直保持纯粹的谦谦君子吗?
它是充满白雪的幽谷中的灵芝吗?它是我们向我们自己解释的蓬勃的生命吗?
 
哦,它是生命。它是我们的生命。
它是大海之渴,它是光之不朽,它是一个人对花开的忏悔,对花谢的思量……
它是一张脸,一颗心,一次波澜。它是一幅风景画中荒蛮的自然。
它是一种存在,它时刻警醒我们不能让羞耻将我们追赶。
它是一种灿烂,它是天使身边的小草,它充盈地萌芽而又那么镇定自若。
 
它活得那么逼真,那么娴熟。
它活得那么没有诱惑。它绝不会刚才还信誓旦旦,而一转身就开始欺骗。
 
它不是幻境的宿命。它像光一样来临的时候,我们依旧保持完整。
它是完整的,我们也是完整的。
我们的完整表现在我们周围有许多空荡荡的时间。
它的完整表现在在某些腐败的水域,它们能成为另一种事物。
 
有时,它在我的记忆里是一块块被包裹在贝壳中的碎片。
但那些碎片是有思想的,如同傍晚的眼睛与光对峙,如同一颗被想像的人心脱离了某个人的肉体。
 
或者,这就是一场游戏。
哦,这人生的异教徒,在一些有标记或没有标记的缝隙之间,它自己成为了缝隙。
 
呵,这是一场多么华丽的邪恶啊!
但我们不能忽略它,它是大海向高处行走的翅膀。
它美丽、安静而磅磗……
 
当它爱上一个女孩的时候,那个女孩就是我。
当它爱上一个男孩的时候,那个男孩就是我。
 
如果海只剩下躯干,它一定没有了颜面。
如果海奔跑,它一定也奔跑。
如果它是海的小颅骨,海一定是它的身体。当然,这里还有爱……
一个人属于另一个人,一个人征服另一个人。
 
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
用燃烧羽毛所需要的时间,用一颗珍珠的眼泪流向另一颗珍珠的时间。
一颗珍珠说:“我的黑暗已经来临。”
另一颗珍珠说:“如果想把我与大海分开,必须用称量万物的时间。”
 
称量万物需要多长时间?万物又要如何称量?
爱,是前进还是倒退?
 
现在是清晨。云懒散得没有一点形状,仿佛不知是前进还是倒退的爱情。
没有形状就没有形状吧!
纵便什么都消失了,还有海边盛放的野蔷薇……
 
哦,那颗爱情里的珍珠,被谁藏匿在了一座坍塌的城堡中?
 
珍珠是孤独的,它渴望走得更深。
它的孤独可以扩大或缩小,它的孤独可以没有回音,甚至它的孤独可以拼搏和杀戮。
它的孤独可以塌陷在某个人的体内,成为传说的传说。
 
哦,它的孤独可以削尖海平面。
 
黄昏。海岸。恸哭。垂死的时刻……
一年与一千年是一样的,一百年与一万年是一样的,转瞬与永恒是一样的。
它有多少沉默,就有多少闪亮的歌。
 
而行走在它的布局之外的我们,仿佛泡沫,又像贝壳里的香水百合。
 
并不需要更多的春天它就能够将我们深埋。
同样,我们也能埋藏它。我们多次警告它,不要从海的内部开始膨胀。
如果它爱海,海便是它自己的。
海并不遥远,它是海的一个孩子。它与海相爱,如果没有海它就不会诞生。
 
它还会给沙子唱歌呢!但面对沙子,它展现的却是毁灭。
那种毁灭,比骨髓更加深入。
它痛吗?它感觉到羞惭吗?它可以张开手臂引退潮汐吗?
 
哦,如果这是它的巫术,我们谁也无法判断。
 
可判断它又是多么轻而易举啊!
当它低头走路时,它会一直将头低下去,低下去……直至,不爱的时候。
 
它会不爱吗?它不会。哦,它会。因为,它的爱与不爱都是那么简单。
 
它真的很简单。它从不计较贝壳的诡辩。
贝壳在它心中没有固定的形状和位置,它不屑看的时候它就不看。
它心里知道,有些事情做与不做结果是一样的,有些事做了也是徒劳的。
所以,它不看。
 
它那么肆意。它从不在乎贝壳腹部的轰隆隆之声。
当面对某个高傲的头颅的时候,它肆意地垂下眼睛。
它垂下眼睛,仿佛世界也垂下了眼睛一样。它离我们如此之近……
 
但它与我们是有界线的。
有时候它去教堂,我们便去荒滩。有时候它飞上高空,我们便沉入大地。
 
我们与它有同样的权利,那就是面对大海时我们都要大喊……
并且,我们大喊时的声音可能会产生
盐。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岁月如歌:静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