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 歌 选 > 散 文 诗 > > 正文

亚男:乘着一只鸟飞进烈焰

来源:未知 时间:2014-12-07 11:28 作者:亚男
乘着一只鸟飞进烈焰
——读诗人转角散文诗集《荆棘鸟》
亚男
 
初冬的西南依然阳光灿烂,小区的银杏,叶子,一片,一片的黄了。黄的是那么的深沉和饱满。生活在北方以北的转角,看见一只鸟,一只荆棘鸟飞进了烈焰。这是文字的宿命,还是诗人的宿命,也许还有一曲贝多芬的命运响起,交织在她的生活中,落地有声。
月7日,一早。我翻开的阳光,一点也不例外的,灿烂。我却触摸到了那只鸟两翼的薄。透明的空气和风,传递着灵魂里的灯盏。正如诗人转角的博客所言,“灵魂提着萤火虫四处找家”。这样的日子是适合安静来的。。我写下这个题目,想尽量让自己轻松一点来说关于转角散文诗的话题。乘着一只鸟飞进烈焰
 
 
意境构建灵魂的去处
感念文字的穿透,第一辑的烈焰就这样点燃了我的冬天。也许每个人的灵魂都是游离的。一只鸟也不例外。一曲《热爱》抛出组章《荆棘鸟》深远的意境:
“热爱,每一朵寂寞。
热爱,每一丛荆棘。
热爱,四柱支撑的一只来自天堂的夜鸟。”
表明诗人写作这组《荆棘鸟》的意图。比如,夜色为豹子送葬和黑土地里的莲花这些意境在我的意识里都是很新鲜的。一个小女子以何其沉重的心思去领悟生命。但她还是要热爱。道出了她内心的强大和不可抗拒。
在《火的盛况》,我再一次看到诗人转角,提取的意境。她剥开生命的碎片,高唱反调,稳坐江河。
是的,转角是崇尚水的。
“有水的悟性,胸腔里暗藏流淌的山川;大风撤离,湿漉漉的真身得以正位。”
补上一句“这渺小的植物!”逃出平庸。这就是诗人转角的高明之处。这些年来,我一直很喜欢转角不同凡响的意境构建之所在。
细细的读着这本《荆棘鸟》我嗅到了翅膀上的风声,也领悟到了黑土地生长的大气磅礴。我看到了文字拱破土地的力量从缝隙里发出的火光,可以说是揭竿而起。
在《缝隙里的火光》一句:“一场大火,除却伪饰,那些无谓的牺牲终得以补报。”再看《死亡的花朵》,诗人不以笑看人生,而是说死亡是一朵花,也有灿烂隐藏。这是一种伟大的心境。起笔就是:“现在,你已经是一枚丰硕的果实。”那么有了果实,死亡又有何惧。这是诗人的一种生活心态,也是对待命运的理性。
《甲骨,甲骨……》中所选择的意境,一针见血,直抵人的心扉。似乎每一个字都是诗人精心营造的。
“是的,磷光在旷野奔突。”以其宏大起笔。照说,这样的起笔是很难驾驭的。但诗人转角轻车熟路的,把读者引向了她布设的意境里去了,并且领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盛大。以不朽,穿越历史。
而《幽冥的花朵》,正如邹岳汉老师说:“转角新作《日光与憧憬》突破了对某一事物外部描述的局限,在语言之美与思绪的流动之中建造起她的诗的王国。”这一辑里的作品,不管是《清明祭》,《不安之书》还是《夜,流淌……》和《横渡一张纸》都有颇具深厚的意境营造。
最后,我想说说《地狱之夜》。这组作品,以历史的行踪道出诗人的忧患意识。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万物无主。或者反过来说,谁都是主。
是的,光鲜的魂灵无处不在。这是诗人营造的理想王国。很是诡异的描写着地狱之夜。或者就不那么神秘了。以平静的心态去对待。
 
语境下的夜晚是突如其来的
 
读吧诗人转角的散文诗,我深刻感受到语言的奇异。每一字都撞击着灵魂。在深厚语言里营造的是语境的深邃,而不是那些浅抒情。在当下,快餐文化的背景里,这样的书写又是艰难的。
之所以,这本书在我案头有些时日了,一直不敢动笔写点什么的原因就在于此。我不想去解读什么,只是就一些感悟去梳理一下我阅读的感受。和转角在博客交往多年,很多篇章在之前都读过,一直有一种冲动想写下点什么,但无从下手。一是我怕亵渎了她的文字,而是我怕误读了她的文字。
也许今早是一种冲动,细细的,又一次读下去。
正如她说:“在黎明里出场。”我看到诗人转角光明的一面。是的,她要的是一次轮回。生命的轮回。她又在超越生命的高度。
转角的书写是睿智而理性的。比如:
我们占领死亡之地
我们统领富饶的家乡
我们,曾在日落时刻平稳过渡
有了语言的深度和力量。而她发出了“土地,写尽了我的悼亡词”。
从《荆棘鸟》到《灵通者》都在深刻的语境里书写灵魂里的事物。正因为如此,我在夜晚不敢触碰,每一次的阅读都带着沉重和疑惑。每一次阅读我都不由自主的掉进诗人的语境里。很难看清自己所面对的世界。是地狱,还是天堂。
转角生活在北方。那片黑土地是深厚,同样她的文字如金子一样在散文诗里闪烁。转角置入的感情融化了的语言,布设了一个,又一个场景,或者境遇,将她所崇尚的王国辗转在读者面前。
夜,发出的灵光,就是诗人转角的文字。
金属一样的文字。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以转角的名字呈现灵魂里的事物。或者是有所期盼吧。我不去揣度诗人以外的事物,当然她的文字已经足够了。
我没有去过北方,更是感受不到黑土地的深厚。但诗人转角提供了黑土地供我认识和领悟。
 
关乎灵魂,关乎夜……
 
诗人转角,这本《荆棘鸟》所关乎的题材有些单一。当然这不能苛求。
关乎灵魂,足够了。
轻轻的合上这本散文诗集,时间到了12月7日上午9点45分。阳光依然灿烂。灿烂得我难以置信这是冬天。转角在北方,她是不是乘着一只鸟飞进了烈焰,去炼狱她的灵魂呢。我此刻得到的一次洗礼,是前所未有的。感谢转角提供的文本。让我沉静下来读到灵魂里的事物。虽然不是温暖的,虽然充满了诡异,但我深知生命的深厚和凝重。
这些文字,不是夜的呢喃,更不是诗人的呓语。读着有一种切肤之感。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岁月如歌:静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